想找个帅哥,一定要帅

【P4GA】无限的未知与可能【共犯线观后感】

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鸡血了好几天之后终于足够冷静下来写个观后感&伪分析了。


感谢 @_郄 一直陪我讨论给了我很多灵感和思路。




以下内容含大量剧透及主观臆断,介意者请速度回避,非常感谢。








看了下其他人的反应,貌似都是对最后番长没有挠手机不满?


毕竟这是P4GA,不是P4G,即使二者都叫共犯线,但它们也是不同的。游戏里去见足立烧掉恐吓信是在临走前一天,所以睡醒一觉之后感到后悔与纠结很正常;而特典里道化师max的瞬间发生在12月,经过3个月时间洗礼再怎么起伏的内心也会变成死水一潭。


作为挠手机表达情绪的代替,官方让番长在决定、以及真正成为共犯者的时候,表现出了与一贯以来冷静沉着形象完全相反的激烈行为,比如甩开玛丽,比如壁咚(雾),比如在雾里的呐喊。


足立先生真可爱啊///////(捧脸)


咳咳跑题了……不愧是亲儿子,不光在主场的这几集里在其他人都崩了的情况下几乎完全没崩,颜值还都特别高,还不是那种莫名其妙改成美男子的帅,在刷新形象的同时还保留住了原有的风味……足立先生真可爱啊(x


真殿光昭桑的演出也是惊艳到卧槽的地步,警局里那段简直让人忍不住截音频出来当BGM反复loop(好孩子不要学)。说起来UBW里的一成也是真殿桑,但基本不看cast就分辨不出,不像某些声优千人一声配谁都一听就能听出来,这一点真的特别佩服真殿桑。


……想说的内容真多啊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索性从头开始好了。


一开头——为什么说P4GA是彻头彻尾服务原作党——没玩过游戏的人大概一头雾水吧,其实这里接的是12月5日,也就是第二个结局分歧点:收集完线索并在爱家推理出真犯人之后,是否选择将答案告知同伴们。


显而易见,番长选的是没说,而且可能因为内疚或者别的什么,一个人不打招呼跑掉了。


P4GA里足立战之后番长在祸津稻羽堂岛家放下的那个杯子是红色的,但在这里,足立的红色杯子没有了,被排除在了三个杯子(一家三口)之外。再加上之前,从热热闹闹的堂岛家门前一脸落寞走开的足立;嘴上说着一直送来炖菜麻烦死啦却在老太太真正儿子出现后假笑得十分难看的足立——此时番长你已经意识到真正攻略足立的正确方法了对吧。


接下来和玛丽的这一段算是第一个比较明显的双关和暗示?为了说明这一点先稍微扯远一些,先来看看P4GA本篇的第六第七话。


生放时首页上一片炸开了锅的盛况似乎还历历在目,当年无印里,黄金里,P4A里没有得到填补的部分,在此时此刻变得完整——身为角色厨,还能有什么比官方补完人物更值得欢欣鼓舞的糖呢!一直以来关于足立过去的经历皆语焉不详,只能从诸如“精英”、“同为愚者”此类的细节中推测足立和番长是很相似的两个人,结果第六话一出……眼镜on的足立先生真可爱啊(划掉)嗯,才能这种东西……没有的人在意它、渴求它、又嫌恶它,例如足立透;拥有的人无视它、炫耀它、又攥紧它,例如鸣上悠。


足立总是嘲笑主角一行人是乳臭未干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鬼,以一种过来人的口气,事实证明,番长目前的经历(除去Persona这类非日常的部分)几乎可以算作足立包括学生时代在内的过去翻版。当然了,一个拥有才能可以轻轻松松拥有所有的宠爱与瞩目,另一个却不得不牺牲掉其余的全部才得以换来精英的头衔。


嗯?你说番长小时候也挺注孤生,爹妈不管姥姥不爱频繁转学走到哪里都没朋友?对啊这样一来两个人不是更像了么。番长在八十稻羽获得的一切将他推上了人生有史以来的最高处,但是回去之后呢?不怕不曾拥有只怕曾经拥有,从云端跌入凡间的巨大落差只会让人愈发失落难以接受现实——还记得足立是怎么来到八十稻羽的吗,这就是了——谁敢保证十二年之后番长不会变成足立的翻版。


重新回到BD4特典上来。02:58这里,也就是和玛丽对话前的这一段,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镜头用了大量的明和暗、光和影、枯萎的花与绽放的花等等对比?说起来我始终相信官方不会无意义地安排细节,像是伊邪那岐和祸津伊邪那岐,像是GA第七话番长vs足立时的OST曲名《Ying Yang》(阴阳)。相似又相反的两个人,虚无与希望。正如磁铁的两极之间有无法抗拒的引力,人类也是会无意识被自己完全不具有的特性所吸引。


但这个时候的番长仍然还在犹豫。


就像刚刚说的,官方不会安排无意义的细节:慌慌张张道歉的少年,说自己很不一般的男女。少年代表着还在软弱犹豫的自己,男女代表番长和足立两种相反的生存状态:离群索居就活不下去的人,觉得群聚多无聊的人。以及作为背景玩耍的小孩特别清楚的两句台词。


没问题!再来一次!


没关系!能做到的!


玛丽大概是那最后的一根稻草,或者说,是推动番长质变的最后那一点量变。她提醒他的是同伴的存在,那是他所拥有的,而足立所不曾拥有的。然而这些同伴们的来源呢?正是被他所救啊。所以他必须得去,只有他才能救得了他。


至于和玛丽的对话,每一个人的理解都有所不同,我的想法是番长开始不得不承认自己与足立的相似性并且发现这种转变是无法阻止的。“如果,我并不是我……”——如果,我并不是你们认为的Hero,“可能是想得太天真了,但我的确就是这样。”——可能是我把自己想得太好,但我的确和足立先生是一类人。但是如果番长就此承认这一点的话,那他一直以来的人生定位和价值观便会粉碎,所以他必须要去“拯救”足立,以此来证明自己即使日后变成了那样的人也还是有可能回归正常人类社会。


说到底还是为了自我满足和自我肯定,而接下来足立则摧毁了他心存的最后侥幸。


……本来想感叹老子终于写到重头戏啦结果发现在这之前还是得先跑一下题_(:з」∠)_


GA里关于足立的部分既保留了原有的设定又加入了很多大胆的创新,褒贬不一是肯定的啦各人口味不同,在我看来以足立为主角的这三话里官方所埋下的细节伏笔简直多到发指(褒义),就不一一细说了只提几个和BD相关的部分。


P4G里番长独自跑去见足立的时候被射了一枪(擦过没打中),P4GA里改成了足立上膛瞄准许久却最终未扣下扳机。既然没有无意义的改变和细节,那么如此改的用意又是什么?


足立透人物设定里特技这一栏写的是:左轮手枪的养护;被问起成为警察的真正理由也是“可以合法持枪”,再加上(记忆比较模糊不知有没记错)自称在学校时射击成绩次次第一,可见这个人对枪支有近乎狂热的喜爱,想必对自己的射击水平也是相当有自信的。这样一个人物会在什么情况下会失去扣下扳机的果断与坚决?


啊对,足立透原本是就职于中央的精英,后因某些错误导致的失职而被左迁到了八十稻羽。官方并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明是何种事故,不过从前后稍作推测一下……开枪误伤同事或者人质之类的原因,也未必说不通。


PTSD,即创伤后应激障碍,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其中一项主要表现为患者长期或持续性地极力回避与创伤经历有关的事件或情境,拒绝参加有关的活动,回避创伤的地点或与创伤有关的人或事,有些患者甚至出现选择性遗忘,不能回忆起与创伤有关的事件细节。假设这种经历又恰好是自身最自信的部分造成的话,创伤后的精神障碍一定会加倍——如果是这样的理由,无法对活生生的人类扣下扳机就显得十分合理了。


其实回想一下全剧就会发现,足立始终都没有亲手杀死谁,即使是山野真由美和小西早纪也只不过是推进了电视的世界任其自生自灭。游戏里对番长开的那一枪,也是明明清楚事后完全可以用P的技能治好的情况下依旧只是擦过发丝射中番长身后的窗格。


不愧是A New World Fool啊啧啧。


好的让我们回到BD4特典。当然了,这么做也不能完全排除是因为足立想到,给予番长肉体上的痛苦不如给予精神上的折磨来得更愉悦更彻底。与其说烧掉恐吓信是一种仪式,倒不如说更接近于调戏:身为保管证物的人,不管怎么说证物莫名失踪足立肯定也不会轻松摆脱责任;再者真的要追查起真犯人,少了封恐吓信又能造成多大的阻碍。


足立一瞬间惊讶的表情是没想到番长真的按下了打火机,番长一瞬间的愤怒是自己想象的“拯救”没有发生。两个人的反应都远远落在了对方的意料之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足立赢了,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足立也输掉了——他想要的是番长的挣扎,而不是那句“我不会逃的。”所以才会有那么冷淡的反应“哦,是吗。”过程才有趣,结果不重要。


不过这一段暗示了直到此时此刻足立才将自己的号码告诉番长(游戏里更明显一点:道化师MAX的信物是足立的电话号码),这是不是说明了从最初开始两人之间的commu就仅仅是某个人的一厢情愿和美好幻想?


[删除]卷心菜才不像你的后宫们那么好攻略呢渣渣番长![/删除]


番长肯定也意识到了太甜的自己,好歹从始至终他的卖点之一就是沉着冷静头脑也很好哪怕一时中二冲昏了理智。如果说冲动按下打火机时还存有最后一点天真的话,那么离开警局后雾中的大喊便是冷静下来之后败者的懊悔。


可惜都太迟了,都无法挽回了呢,对吧,共犯者。


之后基本都是破罐子破摔的随波逐流状态了。作为心之友的小花搞不好是所有人中察觉到最多内幕的人,但也正是因为他太会读空气了所以最终还是选择了什么都没说(毕竟动画里不像游戏里那样直接撞上了修罗场),直斗也许是出于侦探的本能意识到了案件并没有真正结束,但最终也依旧决定和其他人一样得过且过——连我们的leader都决定了不继续追查下去了,那我们还需要折腾下去吗?反正就目前结果而言自己并没有任何损失。


看吧,悠,我早就说过了,人和人之间的所谓羁绊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搞不好出现在JUNES电梯口众人面前的足立是计算好的,故意的,因为接下来的台词简直一语双关恶意满满。


“哎呀吓我一跳,你们居然还像原来一样感情那么好。”——一切都完了,你们居然还能假惺惺地继续扮演着同伴的游戏。


“堂岛先生总是说寿司太贵不肯答应所以你就替我保密吧。”——堂岛先生是警察所以我们之间的约定可不能告诉他哦?


“欸那样的话不就转而生我的气了吗。”——那我岂不是也成为了犯罪者吗。


“呐呐,你会帮我的吧?”——我们可是共犯者呢。


“你呀……”——是啊已经不能……


最后的最后,番长没得到自己想象中的,被拯救了的足立(被满足了的自己),足立也同样没有得到想要的、足够的愉悦——就连故意现身于对方面前都没有引出任何不同的反应——也许在内心深处他有无意识希望番长能做出点什么不一样的来拯救自己?不过,谁知道呢,没有人知道。


真无聊啊——就不能来点特别的吗?


 


官方算是默认P4GA的番长是多周目的了,但共犯线番长的表现却完全是新手表现——大概是无印的多周目,然后这回合第一次进入多出了共犯结局的黄金路线吧——所以才会在经历过的事件上游刃有余,在未知的前途旅路上陷入了迷雾。


 


我始终相信,最终的结局是开放性的,正如愚者牌面的含义:无限的可能性。



评论

热度(53)

  1. 金在中ˇ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转载了此文字
  2. 想找个帅哥,一定要帅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转载了此文字
  3. whfl.love世上僅有的榮光之路 转载了此文字